忘忧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家有悍妻怎么破 > 第231章 离开(3)
    屋子就剩下两个人了,祁夫人正色道:“三娘,你现在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连李妈妈都要支开,可见是要紧事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这才开口道:“昨日回去后我想你的这事,越想越不安。祁修然这次是因贪污受贿被罢官免职,我担心他跟老夫人会因此事迁怒于你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闻言觉得好笑:“我当你要什么事。又不是我让他贪污受贿的,他怎么有脸迁怒于我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摇头道:“姐姐,你名下的铺子每年赚那么多的钱。若是你愿意给祁修然钱用,他也不用贪污受贿呀!”

    “我辛苦赚的钱凭什么给他用?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苦笑道:“话是这般。可夫妻一体,他现在因为贪污丢官弃职而你手里又有巨款,你他会不会因此怨恨你?就算原先没有,白氏一挑唆也肯定有了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冷笑道:“挑唆又如何?现在不比当年了,我可不怕他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叹了一口气:“姐姐,明着来咱自是不怕,就怕他们背地里下毒手。姐姐,这么多年张家跟二房三房没沾到你半点便宜,他们早就怀恨在心了。若这些人联合祁修然一起对付你,我怕你会中了算计。”

    张家是祁老夫人的娘家,至于的二房三房则是祁老太爷的两个胞弟家。

    祁夫人道:“三娘,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”

    见祁夫人还是没听进去,顾老太太只得拿自己的事来:“姐姐,我当年就是失了警惕心才差点害得娴丢了性命。姐姐,你可不能犯一样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摇头道:“三娘,我跟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话都到这份上祁夫人还是这个态度,顾老太太顿时急了:“有什么不一样的。姐姐,你倚仗的是顾老太爷跟向笛。可你想过没有,若他们真将你害了,难道祁老太爷还能杀了他们为你报仇?我怕到时候向笛想为你主持公道,老太爷都要拦着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打了个冷颤。太平日子过久了,真就失去了警惕心。

    祁夫人苦笑道:“三娘,幸亏你提醒了我。若不然万一祁修然真对我起了杀心,我没防备之下真会被他害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祁修然真杀妻,为了祁家祁老太爷不仅不会揭穿还得帮忙捂着。到时候痛苦的,只会是她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“姐姐,也许是我杞人忧了。只是财帛动人心,顾娴的事真将我吓住了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道:“不你,我也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道:“这么大年岁就别再操劳了。你呀,就留下染坊跟当铺这几个特别赚钱的生意,那些不大赚钱的生意都盘出去。这样,也不打眼了。”

    孩子有用,他们能自己挣下家业。孩子没用,金山银山都不够他们败的。

    祁夫人嗯了一声道:“我年初,已经盘了几个店铺给我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年岁大了精力有限,两个儿子都不可能接任生意。所以她就将一些生意转给了雷家。

    祁夫人笑着道:“等望明望明下场,我到时候跟着他去京城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就住在京城好了,一家人在一块也省得你日日牵肠挂肚的。而且到了京城,有事的话可以跟向笛商量,你不用再那般操劳了。”

    祁望明是很孝顺,但没有祁向笛的魄力与手腕。他可以承欢膝下,却不能为祁夫人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祁夫人摇头道:“我不习惯那边的气,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点点头,随即起了要去雷州的事:“姐姐,我准备下个月月初去雷州。”

    雷州也是朝廷对外开放的一个港口,属于广州下面的一个州府,繁华程度跟福州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祁夫人惊得不行,问道:“不是准备明年开春去福州,怎么现在就要走了?还去的雷州?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道:“这么多年没回雷州,我也想回去祭拜下父母。”

    也没避讳,顾老太太直接将自己的担心了:“姐姐,我担心许家人不会善罢甘休。这次回雷州,以后不回府城,大家都会以为我们在雷州定居呢!”

    祁夫人点头道:“这个你放心,我不会跟任何人提的。三娘,你真要带了清舒去福州定居?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摇头道:“傅先生已经同意让清舒跟在她身边学习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有些意外:“清舒还这么,你舍得将她留在平洲?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笑着道:“舍不得也要舍,难道还能阻了她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有些难受地道:“你这一走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?”

    这么一顾老太太心里也不好受,年轻的时候喜欢四处跑。等年老了哪都不想去,只想留在老家安度晚年。若不是被逼无奈她也不愿去福州,而是留在太丰县养老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寒香在外道:“夫人,二奶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闵氏是来与祁夫人祁修然的事:“娘,我刚收到爹的信,他十前就已经启程返家,最多半个月就能到家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面色淡淡地道:“他的事你处理就是,不用来回我。”

    闵氏和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祁夫人皱着眉头道:“你姨母又不是外人,有什么话就直。”

    闵氏倒不是因为顾老太太在场而不便,她是怕了祁夫人生气:“娘,大姑奶奶也会跟着爹一起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和离了?”

    见闵氏摇头,祁夫人嗤笑道:“没和离住回到娘家算怎么回事?不用给她准备院落,若他问起就是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闵氏一脸为难地道:“娘,公中没什么钱了,田里的租子跟几个铺子的租金还没那么快到账。祖父那边的钱,也还没送来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听公爹特别讲究,若是房子布置得不合心意怕是要骂他们夫妻不尽心了。

    祁夫人道:“这个你跟望明商量就行,不用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闵氏苦着脸下去了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看着闵氏的背影,轻声道:“姐姐,连望明媳妇都觉得公中没钱你该拿出点来贴补,外人就更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面色微沉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点到即止没再继续了,这些家务事她一个外人不宜过多插手。

    李妈妈进屋时,看见祁夫人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夫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祁夫人轻叹一声道:“三娘祁修然会因罢官的事迁怒我,让我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妈妈道:“夫人,姨太太也是关心你才会与你这些话。”

    祁夫人愕然,问道:“你也觉得祁修然会害我?”

    李妈妈摇头道: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心驰得万年船。”